广电系三网融合难过三重门:2013年挑战运营商
发布时间: 2010-09-28   浏览次数: 54

来源: 中国经营报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促进三网融合的决议已经公布,许多广电系,或者支持广电的人们欢呼雀跃。这得意于会议决定中的一句话,也就是“充分利用三网融合有利条件,创新产业形态,推动移动多媒体广播电视、手机电视、数字电视宽带上网等业务的应用,促进文化产业、信息产业和其他现代服务业发展”。

      诚然,我们从整个会议的公开资料,尤其是上面那句,能够充分感受到国家对广电有意识的保护。但是那些欢呼的人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会议公开资料中的另一个细节,那就是时间点。

      “2013年至2015年,总结推广试点经验,全面实现三网融合发展,普及应用融合业务,基本形成适度竞争的网络产业格局。”

      这句话基本上明确了双方最终进入对方领域进行竞争的时间点,那就是2013年。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广电系距离电信运营商的直接挑战,只剩下了不到3年的时间。那么这3年对于广电运营商厉兵秣马进行备战来说够吗?答案是远远不够。因为他们面临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第一,如何削藩?网络的整合是广电人多年的梦想,然而梦想终究是梦想。的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用春秋战国来形容目前我国广电运营商的诸侯割据状态似乎已经不能充分表达广电网络分散的现状。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全程全网和准军事化垂直管理的网络体系完全相反,广电运营商比春秋时期数以百计的诸侯国还多,超过3000家。如果不能通过整合网络,形成一个全国性的大广电运营商,那么单凭这些分散的企业与庞大的电信运营商3年之后在各地进行单兵肉搏,那结果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混乱。

        可是,事实上,虽然广电很早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并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这项整合。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那就是网络和标准的互通。从统计来看,目前全国仅有1/3的省(区、市)基本完成网络整合,剩下近2/3的省(区、市)尚未完成整合。除了网络基础,在业务层面,数千家广电运营商采用的是不同的底层软件和CA(加密认证)系统,业务互通在现有情况下没有可能性。而没有统一的底层软件,增值业务无法在全国范围开展,那么广电运营商就不可能同全国性的电信运营商相抗衡,也就失去了整合网络的价值。

      第二,如何构建真正的市场服务体系?市场体系的构建是一项长期工程,并不是看着中国移动一年1000多亿元的丰厚利润和自己干瘪的荷包之后冲入电信业务市场那么简单。实际上,电信业务,包括广电业务出售的都不是简单的实物,不论是语音通话,还是电视节目,从本质上说,提供的都是市场服务。而这个包括营销、建设、运营维护、服务等众多内容的体系构建则需要一个不断积累和建设的长期过程。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全国用户付给广电运营商1000多亿元的利润,广电运营商也收不上来。因为广电连一个全国性的结算体系都没有。而反观中国移动10年来OSS/BSS(运营支撑/业务支撑)系统等坚持不懈地建设,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客户管理体系和融合计费体系,不仅能够做到话费账单的实时查询和全国联网计费,还能够支持全业务运营。比较一下遍布城市乡村每个角落的中国移动营业厅和满城找不到一个的广电营业厅,广电运营商就能够明白为什么用户能够每月大把给电信运营商缴费,却连十八块钱的有线电视费都不愿意交的原因。

         第三,钱从哪儿来?以上谈到的两个方面,都是花钱的大项。而这笔钱从哪儿来呢?显然,广电运营商自己是掏出不来的,因为其中许多人至今还大笔拖欠着机顶盒企业的货款。那么自身积累呢?似乎也没有可能性。2009年1~11月,电信业收入为7692亿元,而广电业2009年1~12月收入为1665亿元,两者相差悬殊。整个广电业数千家运营商的全部收入还赶不上中国移动一家的净利润。如果依赖自身积累那么双方的差距会越来越远。 

         剩下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国家直接划拨资金。从目前看,这个方式可能是广电进行网络和体系建设过程中最为可能的融资方案。   

        总之,相比于已经建立巨大优势,只等政策闸门开启的电信业,广电在三网融合大闸开启之前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无论是至今让人一头雾水的NGB(下一代广播网)还是费尽周折的整体平移,广电只有拿出只争朝夕的劲头,踏踏实实,稳扎稳打,才能在面临电信直接冲击之前,造好自己的诺亚方舟,完成自我的救赎。